那一露的风情:三种别具特色的瓦楞纸板灯

那一露的风情:三种别具特色的瓦楞纸板灯

那个已经醉死在温柔乡的大侠曾说,女人露与不露的那一瞬间,算得上是真正的风情万种……当然,爱稀奇是正直的,并不总是将目光对准女性,但美与美之间总是有太多的共同话题,所以我们今天的话题就是露,那一露的风情。

(编者注:应该说,在一个充满生活情趣的人的眼中,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绝对的废料,你总是能通过一定的手工改造,将之再利用。因此,爱稀奇强烈建议你在开始阅读以下文字之前,将堆在墙角吃灰的各种包装箱翻出来,照着图片和介绍对它们进行改造,想来效果不会让你失望~)

那一露的风情:三种别具特色的瓦楞纸板灯

那一露的风情:三种别具特色的瓦楞纸板灯

那一露的风情:三种别具特色的瓦楞纸板灯

首先登场的是not a box,一个不是盒子的盒子,来自David Graas。深沉一点地说,这款作品向我们展示了”菩提本无树”式的哲学命题,在应该是灯罩的地方,是虚空,而在应该是虚空的地方,却是纸板做成的灯罩——因此,我们有理由怀疑,每个晚上,仰望着这盏灯的无数目光中,其中有一个会有着王阳明一般的深邃。

not a box的构造不算复杂,适合对所有方形的包装箱进行改装,David Graas的网站上甚至有制作手册下载,你完全可以照着DIY一个。

那么条形的包装箱呢,比如说红酒的包装箱,照上面的方法去改造显然不太适合,那样你的灯光就真的会”深邃”到看不见了。这就需要Ciclus登场了~Ciclus采用立式落地设计,长条形的缝隙,让光伴着红酒的醇香肆意挥洒,实在是赞~

那一露的风情:三种别具特色的瓦楞纸板灯

那一露的风情:三种别具特色的瓦楞纸板灯

Ciclus由Tatiana Guimarães设计制作,你可以在这里找到它。

最后一组是Scrap lights,制作工艺上稍显复杂,采用弧状造型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传统竹编工艺篮,非常漂亮。而且,相比前文所介绍的两种,其光线也更显层次感。借助于对开孔密度的控制,Scrap lights能够人为地制造出一些造型光带,黑暗中望将过去,如同夏夜星空中的银河,灿烂无比。

那一露的风情:三种别具特色的瓦楞纸板灯

那一露的风情:三种别具特色的瓦楞纸板灯

如果你是一个懒人,Scrap lights可以直接购买送到家,此处有售,最便宜的135美元一个,最贵325美元一个。

via